作者:孟晨/北京


(一)第一次住院 95年


我住到了儿童医院,他们说我是感冒了,只要住几天医院,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这一住就是半个月。


我常常站在窗边,看着外边的小朋友,我总会唱着《鲁冰花》这首歌,这首歌伴我走过了住院的每一天。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叫妈妈。爷爷想起了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多么优美的歌词呀!多么动听的旋律呀!


时光的脚步,悄而无声地走过,我回到了家。


(二)我要去上学了


回到学校,见到亲爱的同学们,大家非常关心地帮助着我。


转眼间,到了秋季运动会,我坐在那里当观众,中午回家吃饭,饭后,我睡了一会觉,当我醒来时,看什么东西都像看了一个影子,也就是“重影”。


而之后,我只有闭上了欧燕,才能看清物体是一个的。


我对妈妈说:“我看东西是两个影子。”


她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表情:“不是吧!”


(三)住院之后


那次以后,父母带我来到了天坛医院,当时我就被留院观察了。然后就是一系列检查,头部CT,化验血,脑电图等。这可是我折腾得要命。


刚住院的时候,病情很严重,每天都在承受着疾病所带来的疼痛和不适,身上接着各式各样的仪器,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无数针孔,在用小小的身体与病魔斗争时,我感到无比的辛苦与委屈。而在那段时间,父母轮流陪伴在我身边,白天坐在我病床边的那张小小的硬木板凳,晚上租来 一张简易得不能再简易得行车床,支在我身边,和衣而睡,看到父母疲惫和深色的眼圈,我心中是那样的心疼和无奈。当病情趋于稳定后,我开始有精力去想事情,每天透过那小小的玻璃窗,看到远处的天,近处的树,想到其他小朋友都在学校一起学习,玩耍,我终于反悔了那久违的校园,重新开始了我怀念已久的校园生活,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走过那段深色的岁月,虽然那段记忆并不美好,但对于我来说那又是一笔财富,从中我了解到健康的重要,学会了忍受痛苦,体会到了父母得 付出,完成了我心灵的蜕变,我变得更成熟,更坚毅。


(四)出院之后


回到家里,这还没完,就在那我“变胖了“,你一定会问我:“在那里吃的很好吧!”我只能说:“我还行吧!”


其实只是因为“我吃了激素。”


而且针液中也含有激素这种物质。


就这样每天吃药,定时复查。偶然有个头痛,还不停呀!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住院,一共住了七回院。


(五)平时的运动和饮食


吃饭!七八分饱


每天一斤蛋和肉


两份菜


运动平衡


走路


慢跑


练太极


调理气息


不生气


我天天快乐,向明天。


本文选自“多发性硬化和视神经脊髓炎病友会”第一届全国病友大会病友文集《生命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