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岁的林先生成“渐冻人”近15年,昨日他22岁的女儿淋冰桶挑战呼吁关爱渐冻人治疗。新快报记者 孙毅/摄

■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通讯员 孙 健 陈晓霖

南医三院收治12名重症“渐冻人症”患者,其中6人治疗后已能行走,医生称血浆净化技术可望成为新疗法

昨日,22岁的林嘉仪笑中带泪,接受了冰桶挑战——“为了要鼓励‘渐冻人’爸爸,乐观面对未来。”目前,她爸爸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接受血浆净化疗法治疗,从不能行走、几近瘫痪,到能爬山旅行,使一家人又重燃了希望。

治疗一个月后可以走路

林嘉仪的父亲林先生今年54岁,从1998年开始,从双下肢无力,走路会走偏,渐渐发展到走路都要有人扶,言语困难,不敢独自下楼梯,经常跌倒,后来甚至无法出门。当时就诊的医生预言林先生3到5年内就会瘫痪。

“接诊后,我们建议马上进行血浆净化的治疗。”2010年,林先生坐着轮椅,在家人陪伴下,辗转到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肾内科求诊。该科主任、博士生导师邹和群教授对其进行了三次免疫吸附及双重血浆置换治疗,每次治疗2小时,每周治疗一次。“过来一个月后,林先生重新能走路了,出院时言语基本清晰,一顿饭能吃两大碗饭。”邹和群说。

血浆净化技术意义深远

据介绍,该院先后收治了12名重症“渐冻人症”患者,运用血浆净化治疗,疗效显著,其中,6名患者不仅能自行行走,而且还能生活自理,甚至重新走上工作岗位。邹和群说,“渐冻人症”目前尚无明确有效的治疗方法,近期美国及欧盟对此病唯一批准的治疗用药Riluzole价格昂贵,且仅能使患者的生存期延长半年左右。因此,探讨血浆净化治疗“渐冻人”可能为该病治疗提供新的疗法。

“当然对患者的长期治疗效果仍在继续观察中。”邹和群也坦言,目前国内外血浆净化疗法已经应用到几乎临床各个学科,已逐步成为很多内科疾病的一个基础性的治疗手段,是抢救危重风湿及免疫相关疾病的重要手段。但国内血浆净化技术的推广受到经济条件及技术等多方面的制约,与国外相比有一定差距,因此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血浆净化技术,治疗多系统难治、危重疾病的技术推广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