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群内有两位朋友名字分别叫巧克力和孟林(也同时在2群),最早分别确诊于1994和1995年并随即分别于1995年和1996年开始进行抗病毒治疗。但当时的治疗并不免费。同时,外界环境对于艾滋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歧视,也处在比现在严重和恐怖的状态。但现在这两位朋友的CD4分别达到了1100和700。良好的抗病毒治疗有力保证了寿命的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