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科学与生活的博客已经正式开通了一段时间。很多朋友都来转了一圈,结果发现还没有什么真正的内容,这里先道歉了。我是希望每个月能有一个新的话题,加上不定期推荐一些有意思的研究报告。说出来了能不能做到不一定,但不说出来一定是做不到的。


4月是自闭症意识月(Autism AwarenessMonth),其中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自闭症这一常见脑功能障碍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包括美国NIH在内的很多研究机构都投入大量经费开展研究。很多私人基金会,比如壹基金等,也都在关爱和救助自闭症孩子方面做了很多公益的活动。


简单的说,自闭症是一种社会沟通和交流的障碍,同时伴随着对一些特殊领域和事物细节的强烈的,带强迫性的兴趣和爱好。自闭症从重(low functioning)到轻(high functioning)包含不同的程度和特征(spectrum),因此科学的名称叫做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SD),包含自闭症,Asperger syndrome和其它无法归类的发展障碍。其中Asperger syndrome是一种轻度的自闭症。


最近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自闭症有很强的遗传原因,同时也受到环境的影响,包括空气污染等。其中饱受争议的是疫苗能否提高自闭症的发病率,目前发现这个结论是不可靠的。认知神经科学的也开始越来越多揭示自闭症和正常发展儿童在大脑发育,结构网络和功能上的差异。


 2011年8月底的TIMES杂志做了一期自闭症的专刊,从科学和社会很多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读完了最大感受是,虽然从科学层面我们对这个症状机制的认识,包括基因,脑和行为等各个层面在近几年都不断深入,但要由这些认识转化成真正有效的治疗手段还有待时日。而另一方面,由于这个科学认识的加深,我们在社会和人文层面对自闭症的认识的转变却可以很快给这些患者,特别是对于轻度自闭症患者本人和家庭带来极大的帮助和安慰。


在一些科学家的眼中,自闭症并不是一种精神疾病,而更像一种人格特征,至少对轻度自闭症来说是如此。在2003, 英国著名自闭症研究专家Simon Baron-Cohen在他的著作《The Essential Differences》指出,自闭症是一种“男性大脑”的极端体现,它从生理构造上是为了理解和制造“系统”(system),这与“女性大脑”完全对立,后者是为了“共情”(empathy)。SimonBaron-Cohen 同时在2002年的文章中写到:"In thesocial world, there is no great benefit to a precise eye for detail, but in theworlds of maths, computing, cataloging, music, linguistics, engineering, andscience, such an eye for detail can lead to success rather than failure."


这个比喻形象地揭示了自闭症的核心特征。换句话说,自闭症患者不关心模糊、混乱、不确定并充满了感情的社会系统,而更关注精确、条理、确定和没有感情的机械系统。有一些重要的事实和这个说法高度吻合:

1、美国最新的调查研究发现,自闭症的发病率在2%左右,其中男女比例达到惊人的5比1。
2、研究发现,在MIT所在的BOSTON地区,自闭症的发病率高于全美的平均水平,而这里有着大量的科学家,工程师,计算机软件开发等科技人才。特别父母同在MIT做教授的孩子的自闭症比例更高,因为这些科学奇才有很高比例的自闭症特征。
3、从更极端的例子,我们可以在很多怪异天才(Savants)身上找到自闭症的影子,包括Dustin Hoffman在雨人(Rain Man)中演绎的著名角色,实际上就是以Kim Peek为原型塑造的。Kim的一些功能缺陷严重到无法自己扣纽扣,但他却读书过目不忘,也能立刻说出某一天是星期几。

除此以外,还有很多名人都有一定程度的自闭症倾向。

如图: 


     “When God Closes a Door He Opens a Window”。 这句话用在自闭症儿童身上再准确不过。正是由于他们对社会生活的漠不关心成就了他们独特的天赋。研究发现,约有30%的自闭症儿童拥有特殊的技能。对他们进行智力测查,研究者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如果使用常规的韦氏智力测验,约1/3的自闭症儿童处于智力低下范围,几乎没有高智商者。但如果使用不包含言语成分的瑞文推理能力测验,大部分自闭症儿童得分中等偏上,有1/3的儿童甚至智力超常。


       最近,在纽约时报上报道了丹麦一个自闭症家庭的传奇生活。当Thorkil Sonne发现了他儿子的自闭症以及他身上的惊人特殊才能后,他创办了一家名叫“Specialisterne” (丹麦语,意思是特殊才能者 “the specialists”)”。公司目前有35位自闭症员工,为19家公司从事数据输入,软件测试等常人感觉非常枯燥,但自闭症患者却非常喜欢和擅长的工作。目前公司正准备迁往美国,因为那里每年有约5万自闭症孩子年满18岁,且由于高科技公司众多而对这类人才需求旺盛。去年在天津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他荣获26位全球社会企业家之一。


        这些对自闭症的新认识无疑给我们的家长带来了希望,也给我们的特殊教育工作者,社会工作者和行政决策部门带来一些启示。但也可以预见,由于观念、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差异,自闭症儿童在我国或将面临更大的困难 。很多因素都不利于自闭症儿童的健康发展和职业成功,比如:
我们的社会强调“先做人,后做事”
我们的教育关注“共性”而忽视“个性”
我们的科技多重视“贸易”而轻视“研发”
我们的文化有更多“批判”而更少“包容”
等等……

这里希望我们的家长,老师和社会能把自闭症当成一个“特点”而非一种“缺陷”。在大家把精力放在矫正和提高他们的薄弱之处的同时,也要平心接受他们的特点,更要潜心发现并努力创造条件来发挥他们的天赋。


或许这是脑科学在目前阶段能够自闭症带来的一大福音。

来自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