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账户>>登 录 使用合作网站帐号登录:

抑郁互助会

——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时刻传递正能量,走出抑郁,拥抱阳光!

【转】我是如何“摆脱”抑郁的

2 回复 / 837 浏览

来源:“螃蟹蟹”的豆瓣日记
作者:当然是螃蟹蟹啦(*^__^*) 

我是从十六岁开始抑郁的,原因也挺简单的,就是原生家庭的问题,而且到了药物治疗的程度,半休学了差不多小半年,最严重的是高二冬天的时候。一旦抑郁过那么抑郁这个事情一辈子都会跟着你,我明确感觉到我去年也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是这样的,不过很短暂,也许和我意识到了自己在抑郁,做了一些事情调节,最后很快调节好了。

我原本不是很想讲这件事情,一方面是觉得没啥好讲的因为已经过去了,另一方面是觉得也怕讲出来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会有一些偏见。今天也是阴差阳错,有个特别漂亮的姑娘(校花级的,我也纳闷我怎么总是能遇到漂亮姑娘)问我事情,最后说到她一直在做心理治疗的事情,她年纪很小,刚上大二,而且她刚好正在做我上大二的时候做的事情,在学校里做心理治疗。我也问了一下,我俩原生家庭的问题也差不多,真心觉得好可惜也好震惊啊,我讲了一下当时我做的事情,而且我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姑娘了,都还不错,挺漂亮的,而且非常积极努力,就是原生家庭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我也算是“摆脱”抑郁了吧,因为现在抑郁已经很少影响到我的生活了。我希望能用我的经历帮助到更多的人,抑郁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是十六岁开始抑郁的,刚开始抑郁的时候家里的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就是很排斥上学,当时还把长头发剪掉了,剪得很像刘胡兰(被高中的闺蜜笑了好久),一直哭,拒绝见任何人,茶饭不思,听不太进去别人的话,即使带着情绪的话也没什么反应,因为那时我奶奶哄我说了好多话,我妈妈指责我说了好多话,我那时完全对外界的反应感觉麻木了。

我们家是典型的回族家庭嘛,我巴巴知道这个事情,第一反应是……给我吹了个邦克;
我妈当时非常反对这个事情,然后把我带回了家,第二天我爸开车拉着我跟我妈去见了一个半仙,她和我爸觉得我被鬼上身了;
当时我非常坚持要去看心理医生,然后还是那个半仙跟我爸妈说“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吧,孩子的问题可能是心理上的。”

接下来心理治疗的过程,是一个很好的阿姨,我到现在都很感激她。她当时说我的问题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提出要家庭治疗,效果会很好,被我父母严厉的拒绝了,她还非常努力地说服我父母,而且我父母坚持觉得他们两个人没病,说我自己有病,并且表示就算家庭治疗效果会好,也绝不同意,然后她就放弃了。

治疗时间是半年的药物治疗,当时放弃药物治疗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妈觉得我好的差不多了,咨询费很贵的,不愿意出这笔钱了,另一部分原因是我意识到我开始产生依赖了。不得不说药物治疗是有效的,停药也是有副作用的,我有点忘记我当时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治疗好自己了,我就觉得既然我产生依赖了,那么这个方法就不再适合我了,那么好我开始尝试其它的途径改变。我印象很深,那时学校里开始风靡女孩子打围巾,我开始尝试着和别人做一样的事情,安安静静地做事情对我很有效,我给我奶打了一个围巾,之后就开始刷书,刷电影,尤其是刷书有点近乎于疯狂的地步了,看了很多网络小说,就是情节烂俗的那种,沉浸在书的世界里,能感受到书里的人物的情绪的时候,我多少就能感觉到身边的人的情绪了。

我的问题主要是原生家庭的问题,还好那时我一个月回一次家,跟家里的联系很少,也很少打电话给家里,我跟同学相处都很好,抑郁之前也是一个很活泼可爱很喜欢说话的小姑娘,不得不说我的朋友都非常好,我那时用说话的方式沟通已经非常困难了,我的朋友都来看我,给我写了好多手写的信,也不要求我回复,就是写给我看,说会一直陪伴着我,说我是他们很好的朋友,尤其是我妹妹,那时她花了很多时间来陪伴我,鼓励我,后来我也慢慢好起来。老师对我这样基本没啥关注,也没有找过我,我父母当时找过老师,说要他们给我更多我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说不太追究我的成绩,我只要在学校待着就行。我也开始跑步,下课之后去跑圈,还和朋友打羽毛球,运动让我改变了很多,那时也不想做很多事,都是逼着自己去做,一定要运动,一定要看书,一定要和人沟通,会有一种一定要改变的感觉。当时医生鼓励我写东西,她说写什么都行,你感知到了什么就写什么,也可以写东西给她倾诉,我很喜欢这个过程。

后来情绪就慢慢稳定了,有很开心的时候,也有很不开心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半一半吧,也有过差点要抑郁的感觉,基本上都是晚上,那段时间每个晚上都很难捱,我很怕自己会乱想很多负面的东西,就会看小说看到累才睡着,尤其是情节引人入胜的那种。我没有再重新服药,一直持续到我高三毕业,那个暑假太漫长了,我在家里待了太久,压抑又强势的环境让我开始有点崩溃的感觉的时候,我就去亲戚家住了,各个亲戚家住了一轮,我就去复读了。复读一年也太开心了,一个月回一次家,每天都在学习,压力非常大,也没让我感到抑郁,当时支撑我很大的力量就是离开家吧。

去上大学之后刚开始半年很痛苦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换了一个环境吧,自己要去面对很多事情,那种很孤单的感觉一直控制着我。于是在半年之后我又开始了心理咨询,当时就是学校里的心理咨询师,一周去一次,一次一两个小时吧。确实很管用,而且老师比我先感受到了我的依赖感,他鼓励我说我的抑郁并不重,大学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不要把那么多时间放在心理咨询上面,我可以通过看一些和心理学有关的书去找到自己出现这样的问题的原因。

他推荐给我一本书,是《学习爱》(因为当时是从恋爱的问题引申到原生家庭的问题,其实都是亲密关系的问题),这本书我到现在都非常喜欢,我看的是学校图书馆的那本,后来我还专门影印了一本。

之后我就又开始刷书,对我有用的书是武志红的,尤其是《为何家庭会伤人》和《为何爱会伤人》这两本。我看了之后觉得非常开心,还给我爸妈寄过去一本,反应不是很好,他们觉得我认为他们有问题是大逆不道,然后我就放弃和他们说这些事情了。之后看了武志红所有的书之后,我开始接触进化心理学的书,然后看了我们老板的书,还有一些别的,那时还看了李银河的所有的书,这些对我都是非常积极的书。我上大一,大二的时候还觉得晚上非常痛苦,会做噩梦,有时晚上突然惊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开始哭,到了大三大四就完全没有这些事情了,到现在我的睡眠都很好,有梦但是很少惊醒了。交了很多很棒的朋友,也坚持跑步、瑜伽,去了很多城市,接了一些兼职,独立生活给了我很多安全感,去感受自己多重的身份,当我的身份变得多样化的时候,我在每个身份上感受到的情绪都会减小,获得快乐会叠加和放大,痛苦也减小了(因为毕竟每个身份上发生的痛苦的事情并不多)。毕业之后看的《不要用爱控制我》这个系列也很棒,还有一些灵修的书,虽然看起来很鸡汤,对缓解情绪非常有效。虽然之后我控制情绪的能力已经提高很多了,而且看到有些书给我很开心很平静的感觉,我依然能感受到。

我也感激我现在的这份工作以及我拥有的生活,我的同事和新交到的朋友都是非常非常非常乐观,非常非常积极向上的人,他们虽然不知道我抑郁过,他们都很懂得对我表达出来“我很喜欢和你一起玩”的感受,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也很努力地想去表达出来这种情绪,对身边的人,这对之前的我来说很难,当然对现在的我来说依然不容易,我有时也能感觉到抑郁的小怪兽会在某个状态下出现,那种敏感孤独的情绪会有那么一会控制着我,而且很短暂,我大多数时间都是很积极乐观的,只要自己去相信这一点就好了。

如果说有什么自救的办法的话,

第一个是对身边的人好一点,用积极的心态去对他们,不要去攻击他们,不要消耗和朋友之间的感情,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真诚地向他们求助,他们会用积极地心态去对待你,帮你从抑郁里走出来,不求回报的。
第二个是虽然逃避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逃避抑郁的源头比较好,并且去用积极地方式合理化他们的行为(原生家庭或者那些恋人或者某个让你觉得痛苦的人),不要指责,不要制造你们之间你的无辜感,很容易会让你成为圣母或者怨妇,那时你就往另一个方向越走越远了。(曾经走过这样的弯路……)
第三个是运动。 运动可以促使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分泌,人在运动状态下,交感神经兴奋,人处于应激状态,肾上腺素能神经释放递质,分泌肾上腺素及多巴胺等。多巴胺能让人快乐。
第四个是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刷书也好,看电影也好,去找到自己的问题,合理化自己的问题,去认为自己的问题的存在是合理的,我觉得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是非常爽的一个过程,当然每个人的想法不太一样。
第五个是强制自己社交。我知道在自己非常抑郁的时候,社交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可以从简单的事情开始,和自己想说话的人说话,和自己喜欢的人待一会,什么都不用说,就待一会就好了,不要一个人,一个人其实有一点危险的。一点一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刺激自己更多的行为。
第六个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求助医生和家人,去向那些绝对会支持你的人求助,不要怕被拒绝,该吃药吃药,该停课停课,该停工停工,千万不要挺着,挺着会越来越严重。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问,我也挺想说的,在这个过程中信仰对我的帮助不是很大。

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不同,每个人都是多元的,都很复杂,有很多面,我觉得对别人坦然承认挺难的,对自己坦然承认更难。不过,在社交关系中,坦然很有效,我也愿意相信有人走到现在是完美的,但我更愿意相信每个人走到现在都是特别的。

看完这篇可以看一下《抑郁与善良》

螃蟹蟹注: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用途记得先给我发豆油,希望大家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楼主其他文章:

举报回复1楼 | 2015-07-28 17:03

你的回复..

返回顶部 我要发贴 快速回复